959网络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焦点人物 > 正文

空港情怀——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抗击“”人物素描

作者:habao 来源: 日期:2021-3-18 6:13:09 人气: 标签:人物素描

  面对“”,机场凤凰汽运公司的大巴司机们毫无,司机师傅无论为旅客们提拿行李还是手握方向盘,都是往日那样热情、那样镇定自若。记者看到,汽运公司不仅每天出车前由公司专人为每辆大巴喷洒消毒液,而且还给每辆车都配备了一把消毒壶,里面是统一配制的1?25的84消毒液或0.4%的过氧乙酸。驾驶员们在接送旅客到站后,往往顾不上休息一下,就会及时从车厢后端往前仔仔细细消一遍毒。

  记者在旅客班车点看到,每一个驾驶员在为乘坐车辆旅客服务时,一律都戴着口罩和手套,为旅客提行李时,他们还要带上一次性的薄膜手套。当看到有老人或体弱者时,驾驶员们都会主动上前帮助提拿行李,并没有因为有可能接触上“”而降低服务标准。一位名叫的司机告诉记者,远在宁波的父亲经常打电话提醒自己注意“”。记者了解到,汽运公司的所有驾驶员都没有因“”而。

  马佳是机场大厅候补柜台的售票员,5月4日上午9点,记者见到她时,她面前的三部问询电话此起彼伏地响个不停,虽然受“”的影响,大厅候补柜台售出的机票有大幅下降,但旅客问询电话并没有明显减少。候补柜台是直接接触旅客的一线窗口,在“”的阴影下,马佳和她的13位同事一夜之间变成了高危人群。这位漂亮的姑娘心里多少也有点紧张,但紧张归紧张,马佳和同事们并没有因此而影响正常工作。她高兴地告诉记者:“我觉得机场的消毒措施很好,领导也很关心我们,光口罩就给我们每人发了6个,还给我们买了硫磺皂、添置了消毒柜。”

  “”时期,与旅客密切接触的值机员们无疑站到了的第一线多人没有一个请假。值机员陈波就是这其中的一个。面对“”,陈波不是不害怕。作为一个三岁宝宝的母亲,为了孩子的健康,她每天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衣服从里到外换下来,该洗的洗,该消毒的消毒。因为丈夫在外地出差,她特意请来年迈的父母照顾孩子。考虑到自己是老同志,比年轻的同志有经验,所以她经常主动要求办理、广州这些疫区的航班。

  陈波的同事们也和她一样,“”时期,在戴口罩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,仍不降低服务质量。他们经常采用“站立式”服务,尽量让旅客听得更清楚些。有旅客关心地问:“小姐,你们这样站着不累吗?‘’时期可要好身体啊。”寥寥数语,说得值机员们一阵心热。

  “用手探仪对旅客进行检查时,有的旅客自己不戴口罩,讲话时飞沫四溅,实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我们都注意个人防护,但安检工作却不能有丝毫疏忽”。王海风今年27岁,是一位在安检岗位上工作了11年的女空防卫士,因为穿着严实的防护服,我未能看清她的面容,但从眼神中却感受到她的热心与细心。“我们是5月5日开始按穿防护服、戴口罩、手套上岗的,虽然旅客看不到我们的笑容,但是当旅客走近时,我们会用点头示意等肢体动作向旅客问好,而且使用文明用语。”

  任雪案件

  采访中得知,小王和爱人胡天永都在机场安检一线,女儿才一岁多。记者问:“怕不怕染上‘’?”王海风回答:“其实担心肯定会有的,不过我们自己都注意个人防护,科里每天在现场消毒三次,还及时给我们发防护用品,每天回到家里,我们都会将衣服脱在阳台上,而且马上就浸入消毒液中,毕竟孩子还小,总怕把细菌带回家……”,说起孩子,小王的眼神亮亮的,是啊,孩子总是父母心中永远的牵挂。

  记者意外发现,在安检护卫部,机场员工中夫妻二人均在抗“”一线对,而且都有年幼的孩子,具体困难自不必说。如王海风和胡天永、乔斌和刘颖、韩丽丽和周祥等都在安检一线,而万铮、冯朝晖的爱人分别在旅客到达查验岗位和运输服务科,都是直接为旅客服务的。

  对每个航班进行客舱消毒,在“”时期已是机场客舱保洁人员必不可少的一项重要工作。“为了客舱消毒充分,每次登机前,我们都要先试喷一下,以确保雾化喷洒达到最佳消毒效果。”33岁的俞告诉记者。作为每次第一个冲进客舱的“先头兵”,俞心里不是没有后怕,“科里经常在班前会上向我们介绍有关‘’防护知识,科长经常我们每次上机前要按穿好防护服,戴好口罩,下机不要忘记认真洗手。其实,只要注意防护,问题也不是太大,人家空姐还不是整天呆在客舱里?”这位保洁员的一席话不仅让记者感受到“”时期同志之间的细心和关爱,言语中还透出这位普通员工的质朴。

  干了11年客舱保洁的张培同告诉记者:最头疼的是清除客机上的物,要对弄在座位上、地毯上的污物一点一点地擦干净,在清理垃圾袋时如果一不小心弄到身上,再赶上是来自疫区的航班,这确实很。不过,我们下了飞机都会抓紧清洗干净的”。言语中,透出一位普通保洁员发自内心的责任感。

  为有效型肺炎的蔓延,3月中旬,候机楼公司就将邵复来等4名同志从保洁部机械组抽出,专门负责对候机楼近13万平方米的旅客活动区域进行空气消毒。由于人少且工作量大,稍一疏忽就会有消毒不到位的地方,为此,身为组长的邵复来深知自己责任重大,不但对所安排的工作做到有布置、有检查,而且自己经常带头在现场喷洒消毒液。

  4月26日,邵复来70多岁的老母亲不慎摔伤了腿,躺在床上急需家人照顾。当时机场正值防堵“”输入的关键时刻,他和同在保洁部工作的妻子熊小兰都认为,如果此时请假与临阵脱逃没什么两样,便决定不向领导提及此事。最近,当单位领导获悉这一情况后,立刻给熊小兰批了10天假让她回家照顾老母,而邵复来则和同事们继续战斗在候机楼空气消杀第一线……

  “这段时间,可把环保科垃圾焚烧站的员工忙坏了。以前,按只焚烧国际航班的垃圾,现在国内、国际航班的垃圾都要焚烧,焚烧量成二三十倍地增长,垃圾是病毒的重要途径,如果控制不好,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”。科长姚太荣这样说道。

  姚科长告诉记者,4月16日以来,垃圾焚烧站已累计焚烧了12吨的垃圾。4月26日这天,垃圾焚烧量最高达到1746公斤,而焚烧炉每小时只能焚烧100公斤,那天,焚烧航空垃圾从上午9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,连续烧了近20个小时,大家一夜没有休息。

  5月7日,记者在焚烧炉旁,看到穿着防护服,戴着口罩的庄跃顺师傅,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滴,同事要换他下来休息,他却摇手示意不要过来,说是自己还能再干一会儿。这时,垃圾车又送来一个航班的航空垃圾,只见焚烧工们争先恐后地登上了垃圾车。

  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
okex